金焱(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武清注册公司天津武清汽车产业园武清汽车产业园中心等相关信息发布和最新资讯,敬请关注!
新闻类别News
联系我们Contact Us

    政策电话:400-6711619

    电话:18502669004

    网址:www.tjjinyan.com

    楼宇部:022-8226 8899

    客服部:022-82268973

    地址:天津市武清开发区创业总部基地C18-3层

详细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天津武清汽车产业园 京津冀对环保违法处置不力将量化问责

发布时间:2017-08-25

  


日前,环保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天津武清汽车产业园 相关负责明确表示:攻坚行动将聚焦重点区域、重点行业,督促地方及时做好信息公开,实行量化问责,进一步巩固督察成果,坚决杜绝“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除了党政问责,一岗双责,终身追责之外,将进一步坐实并量化环保责任。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地方,如果发现之前移交的环境违法问题没有办理,或者没有认真办理,甚至又出现了新的问题,那将根据案件的数量,追究相应级别负责人的责任。详细内容如下:

在环保部近日举行的8月例行发布会上,环保部宣教司巡视员刘友宾透露,今年秋冬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开展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对环境违法案例处理不力的将量化问责相关责任人。

    将按案件数量化处理责任人

    刘友宾介绍,自今年4月开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察已开展4个多月,完成了9个轮次的督察轮换。通过持续高压执法,进一步传导治污压力,企业达标排放率明显提高,“散乱污”企业清理整顿取得初步成效。

    据统计,截至8月20日,强化督察现场检查企业共计40925家,发现存在各类环境问题企业22620个,督办突出问题9040个,约谈8个市县区主要负责人。下一步,针对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仍然存在的薄弱环节,将采取更加有针对性的措施,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

    刘友宾说,攻坚行动目前已经制定了“1+1+6”的工作方案且已审议通过,即一个总体方案;一本台账,台账就是把地方的问题一个一个记下来,一个一个去追究;还有6个配套方案。攻坚行动将聚焦重点区域、重点行业,督促地方及时做好信息公开,实行量化问责,进一步巩固督察成果,坚决杜绝“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做好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

    什么叫量化问责?刘友宾表示,不少公众目前对环保问责有看法,觉得问责力度不够大,环保部经常向地方移交环境违法案例,但公众发现有些案件不了了之。所以,下一步,除了党政问责,一岗双责,终身追责之外,将进一步坐实并量化环保责任。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地方,如果发现之前移交的环境违法问题没有办理,或者没有认真办理,甚至又出现了新的问题,那将根据案件的数量,追究相应级别负责人的责任。刘友宾说,量化问责具体办法在6个配套方案中,届时将具体公布。

    高污染工艺产品将限制贸易

    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介绍,2012年以来环保部全力配合人大立法机关完成7部环保法律的制(修)订,积极推进完成8部环保行政法规和22件环保部门规章的制(修)订。目前正在积极配合人大立法机关开展核安全法、土壤污染防治法制定工作,配合财政部开展环境保护税法实施条例的制定工作。

    下一步,环保部将协助相关部门进一步完善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在环境经济政策方面继续推动构建绿色金融体系,配合相关部门推动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等工作;健全税收政策体系,健全环境与贸易政策协调机制,对高污染工艺生产的产品实施限制性贸易措施,对环境友好工艺生产的产品实施鼓励性贸易措施。同时推动落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加强环境损害司法鉴定登记管理,完善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技术体系。

    环保执法从未要求“一刀切”

    针对有的地方在环保执法过程中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别涛表示,对企业发生的问题,从法律角度分析,很多是未批先建、批建不符,环保设施未验收或者没有正常运行,超标或超总量排污,也可能是没有排污许可证,还有的是环保部门责令改正之后,拖延消极,拒不整改。对这些行为是不应该容忍的,法律法规对违法企业也有相应的处罚规定。通过严格执法,使企业去掉侥幸的心理,同时还守法企业一个公道,让守法企业不吃亏,让违法企业不占不应占的便宜。这是法律规定的基本理念。

    “我们从来没有要求环保部门一刀切,相反据我所知,部领导有两个态度是明确的:一个是反对部分地方平时疏于监管,使违法企业长期存在并污染环境,这种现象环保部是坚决反对的,因为它表现为不作为;第二个是反对部分地方平时不作为,到了环保督察检查巡查的时候,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片面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也是滥作为。我们反对平时不作为,也反对检查时的滥作为。”别涛说。

更多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服务